朱民:中美未来十年摩擦中合作发展 特朗普不可预测

朱民:中美未来十年摩擦中合作发展 特朗普不可预测
2018年05月10日 12:01 新浪财经

葡京 全网力荐,葡京 宏搏天下平台,葡京官方网址 www.naughtyfish.cn   新浪财经讯 5月10日消息,广发证券主办,新浪财经协办的“广发证券2018投资高峰论坛”在上海举行,清华大学国家金融研究院院长、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原副总裁朱民与美国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Jason Furman参与对话“中美未来十年:合作为主还是冲突不断?”,朱民认为,中美两国未来十年在摩擦中合作和发展,未来十年摩擦会不断。此外,世界变得如此之小,我们必须合作,必须共同向前发展。

  此外,朱民还表示,特朗普就是一个不可预测者,他加大了不确定性。但是他减少了系统性,所以特朗普的风险不是在于他加大的不确定性,是在于他减少的系统性。他所有做的事情都是不能预测,突然的,所以他没有一个系统的来安排解决这个问题的框架和制度和路径,未来就很不确定。所以这个是特朗普给世界带来最大的问题,所以这个特朗普不靠谱是一个重要的事情。

  广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主持本次对话,以下是朱民在本次对话中实录:

  沈明高:非常难得,大家来参加今天的峰会,我们这个环节的对话,聚焦的题目是中美未来十年,到底是冲突为主,还是合作为主。那么回答这个问题,我想先分成两个问题,刚才Jason也说了。第一个问题我想请问中美的贸易摩擦主要是政治原因还是经济原因,因为经济原因是特朗普说的我们要缩小中美的贸易逆差,政治原因可能是针对中国的中国制造2020,遏制中国的经济。所以这两个原因到底哪一个成分最大?

  朱民:我觉得这个问题跟Jason会有不同的看法,因为中美贸易战很显然有三到四个主要的问题,第一个是贸易赤字和贸易盈余的问题,第二个是所谓知识产权?;ず颓科刃约际踝莆侍?,就是中国企业会要求外国企业转移。第三个是中国的未来,中国的经济增长,特别是制造2025,我觉得这三件事都是很重要的。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说,从我们看到的一些,以及他最近谈判拉出的一系列的单子来看。

  那么第一个就是贸易赤字贸易盈余这个没有道理的。为什么没有道理呢?因为美国的赤字在今后的十年里永远存在,这个是它国内的宏观政策存在的。所以通过和中国的谈判缩小中美贸易赤字,用双边贸易和平衡贸易取代全球贸易,和自由贸易,这个理念是错的。但是现在谈的是贸易,所以我们尽量能够达成协议,把这个缺口缩小,其实我觉得这是中方一个很善意的表现。从理论上来说,我觉得这个问题不存在。

  知识产权这个问题是个问题,我的观点可能和很多人不一样。为什么知识产权是个问题呢?因为这个世界越来越进入高技术的过程里,?;ぶ恫ㄔ嚼丛街匾?。贸易的竞争从关税竞争走向市场竞争,包括知识产权,包括市场制度建设,中国的知识产权在过去30年走过很大的,我们最早知识产权是?;こ?,CD和DVD,是?;じ璩液途缱骷业牟?,一直到现在?;ぜ际醪?,?;ぶ恫?。中国现在成为世界上第二个专利的申请者。所以中国也有很大的?;ぶ恫ǖ男枨?,对于开放的世界,中国的市场环境,?;ぶ恫?,这个很重要。这个中国要去改进,总书记在博鳌也说了,要成立中国知识产权?;ぞ?。这个是从中国的需求,这个很重要。

  第三个是中国的未来,就是2025,其实美国也有制造业,在奥巴马的时候2009年制定了美国的制造业未来,德国的4.0,其实各个国家都在看制造业的未来,现在看来,回归制造业是世界对经济发展的主流,因为我们看到了日本的空心化,我们看到一些其他欧洲国家空心化产生的结果。所以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。

  中国现在在2010年,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,2013年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一大制造业,2015年中国PPP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。中国的经济块头越来越大,增长速度越来越快,这个对很多国家它没有办法调整适应这个变化。不能否认国际上有一个叫“中国焦虑”,所以这个贸易谈判也引入了政治的因素。但是中国的未来是不可谈判的,中国的自主选择,这也是很重要的。所以这三件事现在混在一起,就把这个事情搞的很复杂,所以我们还是要分开处理。

  沈明高:这个框架还是很解决问题的,朱行长觉得贸易赤字不是问题,或者贸易顺差不是问题,包括Jason也讲中美的贸易逆差,中国减少了,可能马来西亚的减少了,美国的赤字不会解决。那知识产权的问题可以解决,应该解决。中国2025,中国的未来不可谈判,所以政治问题是比较困难的。

  那我现在第二个问题就是说,我们未来10年,到底会怎么样,我们现在不是说应该怎么样,而是会怎么样,中美两个大国能不能合作,还是说冲突是不可避免的?或者有没有特朗普总统,这个问题会更复杂还是更简单?

  朱民:我觉得第一个中美两国未来十年在摩擦中合作和发展。我认为未来十年摩擦会不断。因为中国现在这个体量,中国现在制造业是美国和德国的加总,明年是美国和日本和德国加总的制造业,这个体量不能比。因为中国的出口的规模确实很大。所以我觉得这个摩擦会不断。在中国进入新时代的时候,中国进入国际环境的新时代,因为比如说第一次新兴经济国家占了全世界GDP的50%,至少未来五年内继续引领全球60%的增长,包括中国引领30%,比如制造业中国会不断的发展,就向高端发展。所以这个引起的全球的经济结构的变化,也会逐渐引起全球政治生态的变化。我们不可否认民粹主义在未来十年仍然存在,所以在这个大环境里,我觉得未来的摩擦会不断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点。

  第二点世界变得如此之小,我们必须合作,必须共同向前发展,这个也是没有办法的。如果美国今天向中国收税,我举个例子来说,美国的苹果手机立马涨价15%、16%,你说美国消费者怎么办?所以这个是产业链的问题,这不是一个政策可以改变的。如果中美双方各宣布贸易战开打,增税。美国的股市一定大幅度波动下降,这个下降会引发系统性的?;?。这个贸易战掩盖了信心,掩盖了基础的经济运行,股市当然调整。所以我觉得在未来金融风险不断产业链全球的状况,所以大家必须合作,在合作中发展。美英谈判了20年,所以中美谈判也要做长期的打算。但是我要讲的对在座各位来说很重要一点,如果在摩擦中发展的话,那么外部的市场会波动,会越来越多和越来越频繁,越来越不可预测,当然也会引起国内和全世界市场的波动,我觉得这是投资者必须理解的当今金融市场的一个基本条件。

  当今金融市场第一个就是市场的资产在高位,池子是在扩大,风险在上升,政治风险不断的加剧,所以这个市场的大幅波动成为新常态。但是这个波动会不会变成?;?,我觉得这个是以待观察的事情,在座的一千人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也有不同的看法,也会决定各位未来的成败。

  沈明高:那您觉得特朗普是一个什么因素?

  朱民:特朗普就是一个不可预测者,他加大了不确定性。但是他减少了系统性,所以特朗普的风险不是在于他加大的不确定性,是在于他减少的系统性。他所有做的事情都是不能预测,突然的,所以他没有一个系统的来安排解决这个问题的框架和制度和路径,未来就很不确定。所以这个是特朗普给世界带来最大的问题,所以这个特朗普不靠谱是一个重要的事情。

  沈明高:Jason?

  Jason Furman:我不跟你们讨论特朗普是不是可预测,这个答案太明显了。但是我觉得特朗普并不是唯一一个要素。你们想一想奥巴马总统,如果他现在当总统的话,那两国之间的经济紧张态势可能比两三年之前也会更加多。因为在美国做商业的这一块人,确实也是越来越担忧,在中国的投资环境。有80%的美国的CEO说现在和之前比,中国投资更加难了。而在有一些方面,所谓的可预测性,其实是在越来越低的,从某种程度上来讲。所以其实确实还有这些因素,我们要把这些因素综合的考虑进去。

  您刚才问到未来十年的长期发展,我必须要说我是乐观的。因为这里面对于我们两国来说,利益都是太大了,承担不起一个错误,如果犯错误的话,代价太大了。我这里说的错误是大型的长期的错误,如果一路上犯一些小的错误,这个不可避免的。如果要解决一些争端,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完成,它是螺旋式的,渐进的,慢慢的获得进展。对于美国是这样,对于中国也是这样的。

  我最大的一个担忧是要从背景上来看,全球经济增速在放缓,所以代价就更大了。如果我们之间出现这样经济的纠纷的话。但是会发起这种经济纠纷的可能性,现在发展都有一些疲软的情况下,大家更有可能出现这样的经济纠纷。

  那在美国,在中国都要增长,这样的话,大家都不会感知到必须要对这些资源进行争夺。同时也要有耐心,同时更加重要的是如何找到一个好的解决方案,可以惠及中国,也可以惠及美国,我们美国也是这样的,对于中国到美国来的投资,限制也是更多了,所以这是我们两方面都有的问题,希望我们两国更好的开放这个限制,广发证券和在座的各位如果想来美国投资的话,我们是欢迎的,欢迎大家来竞争,欢迎大家来投资,欢迎大家来参与,两方都有许多事要正向而动。

  沈明高:最后再问一个短期的问题,美国利率在上升,刚刚朱行长提到,我们预期今年美联储会加几次息,到什么条件下美国经济会衰退?现在接近3%,现在争论3%-4%之间有可能会导致美国的经济衰退。

  朱民:达不到3%-4%,我觉得3%这个水平已经很高了,了不起3.2的水平,美国经过就会下降,因为它没有新的刺激的东西的,美国的利率水平,估计今年还要加息,利率加息有几件特别奇怪的事情,美国利率加息,全世界包括美国的流动性仍然宽松,当然是因为日本央行流动性宽松,全世界的央行货币还是宽松的,美国因为赤字,再增个发债,资本债流回美国,所以它继续宽松,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。以往美联储利率加息,三到四个季度以后全球资本市场开始变动,资本开始回流,这是以前看五个周期是很明显的。这次我估计得8-10个季度,就是因为持续性的全球宽松,把这个周期给延长了,所以美联储加息我理解的第一点,整个市场会变动长一些。最近阿根廷的变动给我们一个警示。

  问题不在这里,问题在市场已经在高位高风险,整个负债的盘子在继续扩大,市场紧张的时候,政治风险的波动会迅速之间产生市场的波动。市场波动现在变得特别快,就是市场迅速之间会变成巨大的波动,但是转眼之间会消失,它不会变成一个?;?,这是因为这个市场波动是至下而上,而不是至上而下的,因为从信心到恐慌的传导机制完全不一样的。当市场迅速波动的哪一个点,其实没有任何人能够判断的。因为我们现在金融情况已经具备了产生?;娜魏翁跫?,它只是一个继续宽松,在支撑这个过程和调整,我们正在走向金融周期的末端。所以在这个时点上,我觉得是没有任何人做这个判断,因为没有过去经验和过去历史告诉你这一点,这个是美联储最大的挑战。美国经济今年顶峰,明年加速比较乐观,明年能走半年就了不得了,然后就会往下走,因为它后劲的刺激力度是不够的。

  注:以上内容未经朱民本人审核

新浪声明: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不构成投资建议。投资者据此操作,风险自担。

责任编辑:高艳云

热门推荐

收起
新浪财经公众号
新浪财经公众号

24小时滚动播报最新的财经资讯和视频,更多粉丝福利扫描二维码关注(sinafinance)

Array
Array

股市直播

  • 图文直播间
  • 视频直播间